网站首页 | 最新动态 | 特别推荐 | 明师精讲 | 实力作家 | 习作点评 | 诗词原创 | 长篇传奇 | 创作佳话 | 有问必答
特别推荐



作文心法 · 名家心得
当前位置:首页 > 明师精讲 > 作文心法
乐于模仿多种形式
作者:云萧    更新时间:2015/10/28 9:02:40    浏览次数:328

父亲有位堂兄,我叫大爹。我看过王氏家谱,像大爹这样能作小学教师的,仅此一人。大爹也就是村子里最有文化的了,不仅父亲敬重他,远近许多人都敬重他。

我也为有这样一位大爹而自豪。在我幼小的心目中,父亲教过我写书信和打算盘,姑父教过我练书法和对对联。大爹没有直接教我什么,但我从他身上感觉到一种非凡的气度,那就是自信满满,举重若轻,旁若无人。我以为,此后我骨子里的那股傲气,以及大开大合的待人处事方式,很大程度上来自他的熏陶。

我却渐渐对他有些不满了。他很自我,眼中好像从来都没有过我这个小人儿。当然,他对所有的小人儿都如此。不过,他们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。但我不同。我已读四年级了,早已悄悄翻阅了父亲的全部藏书,其中包括《鲁迅全集》,还有许多哲学类的大部头。也许我是读得半懂不懂的,可我有两种感觉极其强烈:一是再读那些小人书,已是索然无味了;二是鲁迅的那些思维和语言,好像原本出自我的手。即是说,丰富、厚重的阅读经历,已经使我慢慢拥有了独立的判断。

我进一步观察到,不止我在忿忿不平,还有一些大人们,也对他颇有微词。理由和我大体一样,就是他太不把别人当回事。只是他们当面仍很恭敬,多在背后指指戳戳。尤其令我生气的,是我对他家闯了一个大祸,他竟也不过问我一声。我实在有些忍无可忍了。

那天我和他的儿子小渊抢锄头。我比小渊年长、力气大,我抢过来就往地上挖,一锄就挖断他的一根小脚趾。大妈抱了他就往医生家跑,一路上流了不少血。我吓懵了,几天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。祖母也好几次恐吓我:“藏就藏到铺盖窝里。要是给你大爹找到了,你不赔上一根脚趾头才怪呢。”

事后证明,他压根儿就没想过找我算账,甚至都懒得和父亲、母亲说一声。我一面暗暗佩服他的大胸量,一面也被他的目中无人激怒了。我就算计着,多少要给他一点颜色瞧瞧。

这天学课文,学的是李白的《望庐山瀑布》。我读着读着,不觉心中一喜:这样的诗句,好像我也写得来。我决定模仿着写一首,写就写给我的大爹,不仅要好好的讽刺他一番,还要向他表明:也许他都没有写过“古体诗”的,我小小年纪都写得出来,还不等于狠狠敲他一闷棍?

我立即铺开纸笔,三两下就写成了:

恃才放旷把人轻,自吹自夸显己能。

心高气傲眼睛暗,旁人冷眼看不见。

这与我后来的古体诗写作不同。后来我对这首诗很不满意:一是它没有标题;二是没讲究押韵;三是直接搬用了成语,并无形象感,也无多少诗味;四是居然有两个“人”和两个“眼”,是我以为的大忌。

但我唯一记得牢靠的自创诗词,就是这极其稚嫩的第一首。它产生得很容易,又由我在当时视为“杰作”,以至我早忘记“报复”大爹的本意。我最终没拿给他,而是暗自欣赏了许久,并以此为起点,不时就会有些打油诗、顺口溜一类的东西产生。

我的作文和我以后的专业创作,都很得益于那时开始的诗歌尝试。我最初发表的一批作品,就是自由诗。当我连严谨的古体诗词都能写作了,自由诗在我看来,更不在话下。至于散文诗,只要把自由诗当成散文来写,好像就差不离。

 

我常对我的学生说:

如果你已读熟一二十首古体诗,你就可以尝试模仿了。练一练古体诗,你的作文标题就不会很平淡,你的作文语言就会越来越凝炼,越来越精当。当然,既是模仿,先不用强调严谨的格律,只管凑成齐整的五言、七言一句就可以了。我们要明白一点:读着读着,试着试着,早迟就会有入门的一天,又随时都有利于作文的意外收获。

像大家都在哼唱的一些歌曲,它的词就是自由诗。读一些自由诗,唱一些流行歌,你就可以模仿它的诗体形式。歌词追求琅琅上口、易说易唱,还要有些抒情的味儿。如果我们把这模仿的功夫用到作文中,至少,“文从字顺”的要求是很容易达到的;此外,还会增强语言的节奏感,不知不觉就营造出某种特殊氛围。

如果读过《弟子规》或《三字经》,写一写三字一句的小片段,也会大有裨益。三字句的节奏,要么是“1+2”如“首+孝悌”、要么是“2+1”如“弟子+规”、要么是“1+1+1”如“眼++心”的节奏。我们也如《弟子规》那般写写自己的小段落,再写白话作文中极其自由的长短句,必有得心应手的快感。

另外,像在小学阶段,除开记叙文,写写说明文和议论文也无妨;在中学阶段,写写散文、小品、小小说之类,也是积极而有益的选择。不管是什么样的文章体裁或文学体裁,不管我们对“体裁”本身理解多少,只要我们遇到了,感觉它所表达的内容,你的生活中大致也有;感觉它的形式或格式,看着看着就可以明白——你便可以模仿。

我就早早模仿过多种多样的文章形式与文学样式。它至少产生了两种效果:一是我发现,不同形式之间,是可以相互贯通、相互弥补的,谁能广泛涉猎、取长补短,谁就更容易写好作文;二是我的作品,从故事、诗歌、歌词、散文到长篇小说或学术论著,什么都有,以至我网名中的“散手”二字,就与这众多的形式相关。

我姐的儿子宇,在每则日记的末尾,大都要编几句“准诗词”的顺口溜。我的儿子霄,常给别人写些类似古体的诗语。他们无疑是受了我的影响的,因而他们的作文,也就常有可观之处;平常的言谈举止里,也会多出一些“文绉绉”或“咬文嚼字”的灵气或才华。

要把作文写好,乐于模仿多种多样形式,是极好的“旁敲侧击”式的训练或准备,进而直接产生良好的影响。




00031751
版权所有(c) 2007-2010 绿色作文
地址:广东省东莞市
电话: 13549326512 E-mail: 972248911@qq.com QQ: 972248911

本站由<无忧建站网>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