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| 最新动态 | 特别推荐 | 明师精讲 | 实力作家 | 习作点评 | 诗词原创 | 长篇传奇 | 创作佳话 | 有问必答
特别推荐



小学习作 · 初中习作 · 高中习作 · 成人习作
当前位置:首页 > 习作点评
作者:李佳敏    更新时间:2016/1/31 13:14:48    浏览次数:420

天真杯复赛:那一天,我恍然大悟

李佳敏

这广阔天地,已经拥有你。
我已经拥有,这广阔天地。
——题记
(一)多误身
那的确是平静的一天。
首先是凌晨。闷热的夜里,没有风。天空暗得像盖了一件缁袍,小钢钉扎在天青的厚缎子上,仿佛在人心上也扎了一下。窗外突突地闪过白光,割在湿冷的被子上,仿佛在人心上也割了一下。
我在火车上第九次醒来时,抬起眼,看到隐隐的光亮。不知那是徵羽的眼睛,还是窗外的星子。
“你想住到星星里还是月亮里?”
“‘何似在人间?’”他终于莞尔,脸上那一点倦意也随之消逝。
我一怔,转而涩笑道:“人间也不过如此。”
这句慨叹是有来由的。
比如,巷口陌生女人彷徨的眼神,充斥了惊怖。
比如,我写的那首《画堂春》弃置在板报上,于衣香鬓影里淡去。
再比如,我向来失败的人生。
眼前一切皆是良辰美景,然而郁郁不平之气累压于心,真可谓,“悲凉之雾,遍被华林。
徵羽说,他得救我。
我说,恐怕药石无医。

(二)人间小
晓破的一刹,我便知,黎明是不会来了。天总是阴郁,乌青的脸,如同一副潦草的速写。云一片片卷着,聚拢起来,仿佛要遮天,也许要蔽日。
我和徵羽披着玻璃蓝的雨衣,攀涉在通往黛螺顶的层层石阶上。这完全是他的主意。
徵羽说,这条路叫“智路”,有一千多级台阶。正如世上聪明人多,大智者却总是凤毛麟角。造化设置重重关卡,愿意过关的依旧是那些笃行者。我算不得笃行,唯有一双脚,把我带向心所不能及之处。
凄风冷雨里,与我们并行的人寥寥,然而不远处有一位跛行的僧人。他拄着藤杖爬上三两石阶,接着跪倒,双手伏地,身体紧贴在石棱上,久久祷告过才起身。如此往复,他布袍褴褛,行囊浸湿,唯有脸上浮起的一抹似然非然的笑,得到了群山的响应。
天空飞着密密的雨珠,像银河一样,裹着风倾泻下来。我感觉,像走在天台山弯弯曲曲的小径上,那个叫寒山的诗僧。“渐渐风吹面,纷纷雪积身”。终于,“朝朝不见日,岁岁不知春”
我们最终未与僧人搭话。知音不必相近,行者不必相扰,各自走各自的路。我们惟愿自由之终点,再度相见。


(三)补天裂
我们登顶时,已迫正午。雨还未停,但我和徵羽都决定卸掉雨衣。跛行的僧人在他修行的路上,我们也无往不在修行之中。
顶峰之绝秀是无可言喻的,是历经了苦痛炼化出的多情,是剔去了铅华蒸腾出的纯粹,是与生俱来的真切。
我向下望,云涛满目,不见悬崖绝壁。我向上望,青天广云,不见杂树丛草。天地澄净,而我正处于天地中。
徵羽说,“你看的不是天亦不是云,大约是一个更辽阔的你。”
是我。我想起,我渴望的那一种成功,是没有屈辱的荣耀。然而现实是,在 我收笔的一刹,唯有无尽叹惋。而此刻,我不必乐极生悲,也不必悲极而笑。我 只是望着我眼前的世界,他也正望着我。
徵羽笑道:“这样好的景,不作一首和《望岳》齐名的五言?”
我沉吟片刻,念道:
疾风卷雾去,落月衔云来。
天宇忽然霁,川河一片白。
已锄碧落冢,何用黄金台?
莫教燕雀事,折君八斗才。
徵羽说:“你的声音还在回响。你听得到么?”
我听得到。这寥廓的声音穿越狂风与宇宙,飞鸟甩掉雨点,在远空中剧烈地颤抖。
那一刹,我恍然,大悟。



00044761
版权所有(c) 2007-2010 绿色作文
地址:广东省东莞市
电话: 13549326512 E-mail: 972248911@qq.com QQ: 972248911

本站由<无忧建站网>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