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| 最新动态 | 特别推荐 | 明师精讲 | 实力作家 | 习作点评 | 诗词原创 | 长篇传奇 | 创作佳话 | 有问必答
特别推荐



岳 王 · 不明飞行 · 绿色彼岸
当前位置:首页 > 长篇传奇 > 不明飞行
《不明飞行》第一章之(7)
作者:云萧    更新时间:2015/10/29 16:16:35    浏览次数:408
7 浏羊女隔了铁窗,说我给你唱一支歌,词由你作。 吕晓如说:走一程转折的路,跌跌撞撞找归宿。归宿却是,八年之后隔窗哭。 浏羊女清唱,一遍接一遍。歌声苍凉而悠远,似已穿透爪牙堡的每一个角落。有警察全副武装过来,说唱什么唱,接见了就走。浏羊女不理不睬,依旧清唱。警察想来拉她,和他同室的死囚却突然伸出头来:想唱就唱!谁要反对你,我们就反对他!爪牙堡的囚犯都吼起来,都说好久都没听过云雀的歌声,怎能一下子消息。死囚高呼:打倒警察。其它人一同高呼:打倒警察。死囚高呼:打倒一切禁令。其它人一同高呼:打倒一切禁令。警察一溜烟跑开,电棍对着空气放电,偶尔一棍,居然戳中他自己。 吕晓如说:好了,听你这一回唱,我虽死亦足。 浏羊女说:如果不能保你出去,我就自个儿进来。 浏羊女的歌声消失,人却在三个月后再现。她被关在吕晓如的隔壁,吕晓如听得见她轻匀的呼吸。因为这呼吸,他恍惚看见她八年来的道路,是一个孤弱女子与一个强大集团的争斗。对方是一群蛇,她却只是一只兔子。兔子贸然宣战,兔子甚至要从蛇群内里找到坚决支持的力量,自是痴心妄想。兔子的幻想本来是有根据的,兔子当初显然听他自己说过:如果世间还有我的良知,那必还有他们的良知;良知相通直至相融,即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。这话由他在戈壁滩的某一瞬间悟会,他看见她已奄奄一息,他便祭起良知的大旗,意图给她一点关于生命与生存的亮色。她曾复述一次,即是那次他与韦正光的酒后,她说她不相信区区一个小丑,便能颠倒黑白与乾坤。 兔子的呼吸异常轻匀。吕晓如问:我受苦则已,你又何必自蹈覆辙?她咯咯直笑:我在外边斗不过他们,我却可以制造乱子走进来。她说办法简单得很,她径直冲进韦正光的办公室,将一盆痰盂倒扣在他的脑袋。脑袋当即双重开花,一边是血花,一边是唾沫。花朵先耀晕她的双眼,然后才耀晕他的双眼。吕晓如大笑,两人一道大笑。死囚却哭起来:如果他死了,我岂不跟着送了性命?吕晓如说:你是死囚,与他有甚关联?死囚说:他说过的,只要我盯紧你,他就保我无事。 死囚从床底摸出一把比首,比首依稀闪烁点血光。血光刺进吕晓如的眼中,一会儿是漫漫黄沙,一会儿是万丈朝霞,一会儿又是敦煌飞天的一袭红妆。他一把抓住死囚:你老实说,你用它杀过谁。死囚连连摇头:韦正光拿来时就有血迹,或者是他杀过。吕晓如问:那他还说过什么没有。死囚说:他说有人用它来威胁他,他便要反转过来,用它来结果你的性命。吕晓如问:那你为何迟迟不见动静。死囚说:我想如果过早将你结果,我反倒要遭灭口之祸。 吕晓如抓过比首细瞧,血光真就映照了浏羊女的影像。他随机划破一根手指,他的血也便丝丝渗出。鲜活的血与枯干的血遭遇,立即水乳交融,难分彼此。那幅影像也更为分明,而且不再是一个,而是一对,其中包括他自己。 浏羊女静坐片刻,突地感觉身边多出一道身影。她问:莫非你已死去,连幽灵都飘了过来? 吕晓如说:我发现一把比首的血,其实就是你的血。 浏羊女说:我用它逼他写字,然后划几滴血吓他,谁知他趴出去的时候,居然顺手牵羊偷走。 死囚抢回比首,说我真是大饱眼福,瞧得一台好戏;如果你哪天麻木,我就用这血光来刺激你的神经。 三人各各酣睡,浏羊女却在半夜给叫起来。警察说有人接见,你必须走一遭。她说我谁也不见,我能因人而眠,因人而梦,早就乐不思蜀。 她却被强行带走。带到爪牙堡的贵宾室,她看见三个人影粘粘乎乎坐一排,中间是她父亲,左边是她母亲,右边是韦正光。 父亲说:我就你一个女,你岂能陷身在这里。 母亲说:他是囚犯,一辈子也洗不清,你岂能和他搅在一起。 韦正光说:跟我回去,我不计较你过往之过。 浏羊女冷哼一声,刷刷刷扯断三根长发,分别抛给他们三个。她说:我过去和你们没甚关系,现在更是一刀两断了,谁也不必再来和我说这些无聊的话。他们各自一惊,却又都装出稳如泰山的样子,反复拿了多种多样的借口来说。说辞随了口沫飘飞,有的是一块块软糖,有的是一根根绳索,有的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狞笑。浏羊女将它们统一归拢,又统一推回。它们弹到他们自己的身心,她的父亲开始咳嗽,母亲开始吐血,韦正光则脸红脖子粗。 稍顷,老头子怒火万丈,抡了巴掌就要劈过来。妇人却在这时仰倒,一口混合了血与唾沫的污物,直截截喷到韦正光的脸上。韦正光来不及揩拭,慌忙去扶她。不防老头子的巴掌避让不及,脆生生落到他的下颌。韦正光回头对浏羊女笑道:这些都该你来消受的,不料我来代替了。浏羊女大乐:你一心要作他们的女婿,当然要有这等孝心。 她父亲说:你再一意孤行,我就等于没养过你。 她母亲说:你再一意孤行,我就等于活不成。 韦正光补充一句:你再一意孤行,他的死缓就要变成斩立决。 浏羊女嚯地站起,并不看他们一眼,转身气昂昂而去。他们同时窥见一道背影,明显有超凡入圣的味道,人间的任何羁绊都像是望尘莫及。


00038716
版权所有(c) 2007-2010 绿色作文
地址:广东省东莞市
电话: 13549326512 E-mail: 972248911@qq.com QQ: 972248911

本站由<无忧建站网>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