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| 最新动态 | 特别推荐 | 明师精讲 | 实力作家 | 习作点评 | 诗词原创 | 长篇传奇 | 创作佳话 | 有问必答
特别推荐



岳 王 · 不明飞行 · 绿色彼岸
当前位置:首页 > 长篇传奇 > 不明飞行
《不明飞行》第一章之(3)
作者:云萧    更新时间:2015/10/29 16:11:34    浏览次数:343

3

吕晓如继续飘飞。他以固有的经验,把一程路途叫做时空隧道。隧道之外的宏大背景,一直显得空寂。耳边不闻风声,眼前不见浮云,当然也没有蓝天与大地的概念。可是黄沙出现了,铺天盖地而来,似乎席卷了大半个宇宙。黄沙不似五千年前昆仑山北的那种,也不似一般意义的沙尘暴。黄沙完全像是魔鬼撒旦的形象,披散了卷发,张大了血口,伸长了舌头,大有吞噬一切的气势。黄沙扫过山峰,山峰瞬间崩裂。黄沙扫过江河,江河顿时枯竭。至于花草与树木,根本值不得它有意一瞥,便在这整体的氛围里,不知不觉化为灰烬。

吕晓如甚至瞧见,空气与影子也不能幸免。空气本不为他所见,现在却以一个个膨胀了的分子显现。分子一旦膨胀开来,竟不是科学中的本无生命的粒子。分子原来像地球,像银河,自有繁茂的万物与天地。分子中的巨鲸,远比东海南海的庞大。巨鲸却追随了分子,所有山川草木也随了分子,一古脑儿没进黄沙的齿缝,绝无半点回响。也就是说,无数的分子毁灭,其实是无数个鲜活的世界毁灭。黄沙卷进空气与影子,也便卷尽无量无计的生命。

吕晓如倒抽一口凉气。他大致看出,这是在地球上肆虐的黄沙,漫漫黄沙下的一些影像,或是南极的冰山,非洲的峡谷,浩翰的海洋。

那么谁还能够幸存?他喃喃自问。

没有,谁也逃脱不得。撒达飞天说。

吕晓如激动起来:住口!浏羊女不能,飞天却能!

撒达飞天说:我当然能。谁又伤得了我?

吕晓如说:你算是什么东西!我是说敦煌飞天。

黄沙持续疯狂,由南而北,由东而西,渐至戈壁的敦煌。敦煌原有的黄沙纷纷避让,埋沉多年的河床,泥土,古墓,城堡,俱于刹那之间显现。吕晓如叫道:飞天,飞天。飞天应声而至,在一面绝陡的石壁上,一洗千古的沧桑,丰腴如初,婀娜如初,当然也鲜活如初。吕晓如说:果然,你是我心目中的仙子,岂能惧怕了魔鬼?飞天不语,只是沉沉的回眸一笑,笑意里似乎无限凄凉。吕晓如说:你过来,我们一起走。飞天才摇一摇十指,黄沙骤至,陡头将她包裹。

吕晓如怒指黄沙:都说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,你就不怕报应?

黄沙洋洋自得:你且慢慢欣赏她的模样,管叫你大饱眼福。

黄沙的速度锐减,一粒粒尘土悠悠飘荡,放纵一时的呼啸,也转为如歌如诉的呜咽。一面绝壁浮出,如一张帆,徐徐从天外滑进。飞天尚在其中。远远瞧去,她似载歌载舞,好不悠游自在。近到眼前,却正一阵紧似一阵抽搐,一层紧似一层剥离,血肉淋漓之至,超出凌迟之刑的许多倍。吕晓如更为惊讶地发现,原来死也并不容易,死也不能一了百了。诚如飞天,她竟有千万重身体,更粗糙的一重解体了,更细腻的一重还得接着。她的生命是层层灭尽的,每一层死亡的过程,又都无限地漫长。她的意识却始终清醒,清醒于每一重身体的裂变,绝不会因为疼痛而失去知觉。

吕晓如哭道:竟因何罪,要受如此之苦?

飞天痛入骨髓,痛进她自己的全副身心,根本空不出半分念头,来搭理一句问话。

黄沙说:你这叫兔死狐悲,她本为你而死。

吕晓如说:我不过是欣赏一幅壁画,进而欣赏仙子的神采,罪亦在我,与她何干?

黄沙说:等你恢复到一亿年前的记忆,你就知道这一段因果。

吕晓如不忍再看,捧起双手半掩了眼睛。却听得黄沙一声吆喝,飞天一声惨叫,一切俱无踪影。吕晓如松手后最末的一瞥,仅是飞天千疮百孔的一具僵尸。它比浏羊女的那具,还要恐怖与丑陋。惨叫尚且回荡在耳畔,却似杀猪般的哀号,粗浊,怪异,依稀还腥臭连连。

 



00044789
版权所有(c) 2007-2010 绿色作文
地址:广东省东莞市
电话: 13549326512 E-mail: 972248911@qq.com QQ: 972248911

本站由<无忧建站网>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