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| 最新动态 | 特别推荐 | 明师精讲 | 实力作家 | 习作点评 | 诗词原创 | 长篇传奇 | 创作佳话 | 有问必答
特别推荐



岳 王 · 不明飞行 · 绿色彼岸
当前位置:首页 > 长篇传奇 > 岳 王
《岳王》第一章之(7)
更新时间:2015/10/27 17:10:05    浏览次数:332
7 永和乡孝悌里村,岳家厢房,姚氏疼痛不堪,接生老妪忙不迭地施展手脚。 卧室门外,岳和往返踱步,异常焦急。突然,房顶似有悉悉索索的异样声响。岳和侧耳细听,然后捎根棍子,轻轻打开大门,蹑手蹑脚出去探视。他趁二月十五的月光,循声望去,却见一只大鹏,兀立于自家房檐,立脚处正对了姚氏的卧房。岳和大惊,暗呼:“好大一只鸟!委是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!莫非是凶兆?” 岳和紧一紧手中棍,想要用力挥动,将它驱赶。大鹏张开偌大双翼,直视岳和,神情不怒而威,似有千钧之力。岳和情不自禁松开棍子,拱手向大鹏一揖:“敢问何方神鸟,因为何事到此?”大鹏顿顿首,“哇”的叫出一声,展翅飞起,如一团飘浮的云。 老妪在室内高呼:“煞好,顺利生得一个儿郎!”岳和再看一眼大鹏,它已渐行渐远,满天的云彩仿佛都在随它浮动。岳和欣喜异常,转身冲進卧房,婴儿已抱在老妪手中,姚氏正侧身对他微笑。岳和倾身问她:“文娟,身子可好?”姚氏说:“奴身无碍,快将我儿抱来,容我细瞧。” 岳和从老妪手中接过婴孩,递与姚氏抱了。姚氏端详片刻,蓦地流下泪来:“他该唤作五郎。只惜他前面的四位哥哥,都没能活到今天。”岳和忙安慰道:“文娟切勿悲伤,过去的都已过去,我们还得往前迈。”姚氏破涕为笑:“平心所言极是。奴料这五郎,必是观音送来,我们岂得不喜?” 岳和说:“适才我在庭外看见一只大鹏,端端站立在你卧房的屋顶。恰在五郎降生的一刻,它即展翅高飞。我想不如就给五郎取名为‘飞’。”姚氏反复念叨:“大鹏,岳飞;大鹏,岳飞……”不由兴奋言道:“好名,好名!料得五郎将来,必如大鹏举翼,一冲九霄!” 次日,前来岳家探看、道贺的亲邻络绎不绝。徐氏、张氏也各自抱了自己的儿郎到来,她们和姚氏一起端详三个孩子。张氏说:“奴感觉‘徐庆’、‘张节夫’的名儿,叫起来都不如‘岳飞’响亮。”姚氏说:“哪里。惟是昨晚,五郎降生时有大鹏栖息于屋顶,他父亲才取名为‘飞’。”张氏说:“奴亦有种预感,将来徐庆、张节夫两个,可能终生追随岳飞。”徐氏说:“节夫他阿公,亦说节夫不寻常,他日必定名动天下。”姚氏说:“我们姐妹三个,犹似一母所生。待得他们长大,即使不在一处,亦必是好兄弟。” 岳和走進来说:“外面来得一个游方僧人,言道要看五郎。”姚氏问:“可是沥泉寺的长老?”岳和说:“此僧疯疯癫癫,好像是他,又不像是他。我问他法号,他却拒不作答。”姚氏说:“按本地习俗,婴儿未满三天,不宜抱出产房。他是僧人,更不宜進来。倘若将来有机会,可再与他目睹。”岳和说:“我已对他明言,但他又吵又闹,道是非看不可。”徐氏、张氏齐道:“这成何体统?许是他只想讨几贯赏钱,岳大哥不如打发他些了事。”岳和说:“我已尝试给他一些铜钱,还请他将就吃一顿斋饭,然他无动于衷,只说要看五郎,还说五郎活过前三天,未必活过第四天。” 徐氏、张氏大怒:“这秃驴实在可恶!五郎生下才一天,他竟如此诅咒!”姚氏说:“也许他不疯不癫,惟是和五郎有前世今生的缘份,不妨抱出去与他一观。”徐氏、张氏说:“这如何使得?”姚氏说:“即使他有恶意,我们亦不须以恶意猜度。奴料来无碍,平心抱去就是。” 岳家前院,癫僧正一边喝酒,一边撕肉,看见岳和过来,立即将鸡腿与酒葫芦往身后一抛,一把抱起岳飞。癫僧左顾右盼,前俯后仰,继而大笑:“是他,是他,委实是他!”岳和问:“长老此话怎讲?”癫僧说:“无所讲,无所言。我只看清他一时,却难看清他一世;我只知他昨天从哪里来,明天要到哪里去,却不知他万古从哪里来,千秋后往哪里去。故你不必多问,只管跟我来。” 癫僧将岳飞交还岳和,自个儿在岳家庭院转悠。岳和抱了岳飞跟他,不觉来到东侧屋檐下。檐下排布五只大缸,缸缸蓄满雨水。癫僧手指中间那只说:“你须即刻舀干这缸水。倘遇紧急事,可叫她母子坐進大缸。”岳和问:“将有何等磨难,竟能由一只缸化解?”癫僧并不理他,只屈身用双臂将水缸丈量一番,再骈指对准缸心,嘴里念念有词:“大河本无春汛,圣王从不平坦。有幸四十同载,大难亦即大缘。”念毕,大笑而去。 岳和与众人正自惊愕,癫僧又返身回来,径对岳和道:“将来你家五郎取字,不如就叫‘鹏举’。”岳和赶紧道谢:“感荷长老,感荷长老!”癫僧并不理他,只管且舞且唱:“陈抟在彼,慧海在此;又睹圣王,此生轮回。轮回不止,磨难不息……” 岳和抱岳飞進屋,对姚氏耳语几句,说是如此如此。姚氏说:“须叫人舀干大缸。”岳和说:“是否确有必要?”姚氏说:“他是用心在说,你亦用心在听。无论有用无用,我们都不能欺心。”岳和说:“文娟所言极是,我现在就去,亲手舀干一缸水。” 第三天,岳家摆十余桌酒席,宴请亲邻。姚氏抱出岳飞,与众人一一观看。酒酣耳热之际,有人疾奔而来:“快跑,快跑!黄河突然解冻,大堤决口,洪水马上就到!”众人大呼小叫,各自夺路而逃。 岳和抱了岳飞、拉了姚氏正待出门,大水已涌進家门,须臾漫过膝盖。姚氏大哭:“五郎,五郎,你果真命苦!”岳和抱紧一对母子,决然言道:“死也死在一起,倒也无憾!”姚氏大叫:“不!五郎尚待鹏举九天,怎能就此命亡?我们一定有办法!”岳和一激灵,继而大喜:“大缸,大缸!定能保你母子吉祥!”岳和扶姚氏入缸坐下,再将岳飞交给她。 大水持续上涨,大缸慢慢浮起。姚氏问:“平心又待如何?”岳和说:“我尚能往高岗求生,文娟不必忧惧!”岳和推动大缸,才出院门,身后房屋轰然倒塌。一个水浪将岳和与大缸冲开,姚氏直身起来查看,四周水茫茫一片,岳和已失踪影。水面浮起无数草木、牲畜与衣物,不时还有几条沉浮不定的人影。姚氏闭上眼睛,只将岳飞抱紧,随缸随水漂流。


00031868
版权所有(c) 2007-2010 绿色作文
地址:广东省东莞市
电话: 13549326512 E-mail: 972248911@qq.com QQ: 972248911

本站由<无忧建站网>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