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| 最新动态 | 特别推荐 | 明师精讲 | 实力作家 | 习作点评 | 诗词原创 | 长篇传奇 | 创作佳话 | 有问必答
特别推荐



岳 王 · 不明飞行 · 绿色彼岸
当前位置:首页 > 长篇传奇 > 岳 王
《岳王》第一章之(4)
更新时间:2015/10/27 17:05:49    浏览次数:396
4 杭州城内,童贯密室,珍贵书画与罕见器玩堆满大半间屋子。童贯坐案桌前,眯缝一双小眼,凝视几件最新搜刮来的几件珍奇。门人来报:“蔡相公来访。”童贯说:“来得正好,快叫他進来。” 蔡京進屋,抢先施礼道:“童供奉安好!”童贯还礼道:“蔡相公万福。且请坐下叙话。”蔡京说:“老夫乃是罢职的闲人,童供奉切勿以‘相公’称谓。”童贯说:“蔡相公早迟要重回朝廷,不必谦逊过甚。下官正有几件新品,想请你辨别真伪。”蔡京说:“童供奉真个信任老夫?”童贯说:“已请蔡相公鉴定五万件,如何不信?”蔡京说:“五万件确已不少,然能真正让官家动心的,不过两件。”童贯惊问:“哪两件?可在五万件中?”蔡京竖起两根指头:“五万件加起来,亦不及两件中用,可惜至今不得。此便是童供奉大船小船运往京师,却至今未被官家看重的原因。” 童贯屈腰下拜:“敢请蔡相公指点,它日成功,必当涌泉以报!”蔡京扶他起来:“童供奉下拜,蔡京岂敢领受!你我一荣俱荣,老夫岂得袖手旁观?”蔡京从袖口取出两幅卷轴,徐徐打开。童贯定睛瞧去,一幅是王羲之的行书真迹,一幅是周文矩的《重屏会棋图》。童贯再拜:“官家梦寐以求的,正是它们。蔡相公恩重,如同再造!”蔡京安然受他两拜:“还有一件宝物,官家不爱,却为童供奉最爱,不知想取不想取?”童贯问:“此又是何等宝物?”蔡京说:“童供奉意在军队,常想做将帅,统领大兵。倘有天威神锏在手,岂不水到渠成,威风八面?”童贯激动莫名:“天威神锏,兵者之王!蔡相公于我童贯,煞是知己!请问神锏在哪?” 蔡京蹙紧眉目,欲语还休。童贯说:“蔡相公不必多虑。助你重返朝廷,早在我谋划之内。”蔡京眉开眼笑:“童供奉快人快语,老夫感佩不已!据人密报,神锏在宜兴某渔夫家中,原为他家祖传宝物。今既说与供奉,正好物遇其主,可差人速取,以免别生变故。” 蔡京拱手告辞,童贯送他出大门。待蔡京走远,家仆说:“一个失势的老贼,无钱不贪,无恶不作,如今被贬杭州,童供奉还亲近他作甚?”童贯说:“若我再造一个宰相,便将获得多大回报?你休聒噪,赶紧教人带兵往宜兴!” 初秋黄昏,宜兴乡村的一条小径上,李渔背负鱼网,手提鱼篓往家赶。突然,他发现小径正中端坐一个僧人,背面朝他,寂然不动。李渔自语:“此路尽头,惟我一家,僧人因何寻到这里?”于是近前问道:“请问长老,黑夜将至,莫非想到舍下寄宿?”慧海说:“你家大祸临头,我岂敢往前送死!”李渔大惊:“我本小家百姓,与人往日无冤,近日无仇,何来血光之灾?”慧海说:“祸不招人人自招。谁叫你家祖传一把神锏,又被蔡京、童贯得知?”李渔怒道:“两贼已把江南搜刮殆尽,我们早已没有退路,不如死拼一场!”慧海说:“退路尚有,退路即是活路,路在相州临漳。而且,祖传神锏如遇识主,你家小女如遇英雄,皆是大缘,何必错过?” 李渔说:“神锏既是我家祖传,怎可轻授他人?我妻虽有身孕,怎知必是女婴?”慧海不语,李渔绕转到僧人前面长揖:“弟子愚迷,恳请长老开示。”慧海却飘然起身,头也不回,转眼消失在暮色之中。 李渔两脚生风,直往小路的尽头狂奔。转眼之间,又带回一个小腹微隆的女人,以及一长一短两个包袱。两人急急如漏网之鱼,匆匆逃往丛林深处的一座小山,而后伫足窥视。稍顷,小径那头的村口,亮起一串火把。火把如同一条恶狠狠的长龙,直扑李家。李家很快燃起大火,火光冲天,依稀照见李氏夫妇的脸颊。二人隐隐听得渔村的种种惨叫,泪水激涌而下,悲愤莫名。 李渔说:“幸亏高僧救护,否则你我必遭毒手。”韩氏说:“如今既失家园,我们只能前往相州娘家。”李渔说:“高僧也曾言道,我们最好去相州临漳。”韩氏说:“奴娘家韩氏一门,急公好义,必能善待你我。”李渔说:“未及问得高僧法号与来处,煞是遗憾。他日图报,也不知何处寻找。”言毕,又拉了韩氏摸黑前行。


00044742
版权所有(c) 2007-2010 绿色作文
地址:广东省东莞市
电话: 13549326512 E-mail: 972248911@qq.com QQ: 972248911

本站由<无忧建站网>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