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| 最新动态 | 特别推荐 | 明师精讲 | 实力作家 | 习作点评 | 诗词原创 | 长篇传奇 | 创作佳话 | 有问必答
特别推荐



岳 王 · 不明飞行 · 绿色彼岸
当前位置:首页 > 长篇传奇 > 岳 王
《岳王》第一章之(3)
更新时间:2015/10/27 17:04:36    浏览次数:291
3 少室山深处,群峰连绵,林木苍翠,一座草庐傍山而结,似是山川自然的造化。庐前一片空地上,少林武师谭正芳正自演练“意拳”。谭正芳身形高大,虎须浓黑,双目深邃,拳风所到之处,落叶纷飞,尘土激扬。 丛林里传出一声喝彩:“好拳!”谭正芳立即顿住身形,厉声喝问:“何方好汉,可知武林共识:偷拳者死!”丛林复归静寂,并无任何回应。谭正芳又叫:“无论何人,务须立即现身!不然,休怪贫僧手下无情!”声如龙吟虎啸,激起一阵松涛。 慧海从林中轻轻悠悠飘出,朗声大笑:“哈哈,呵呵!”谭正芳飞身迎上前去:“师弟,居然是你!想你四海为家,却不知是哪阵香风,吹落我这里?”慧海合十道:“一切随缘随遇,一切又皆有因果。” 谭正芳引领慧海到空地一侧的石桌前坐下:“师弟此来,必有原故。可惜我醉心武学,早将禅法搁浅,竟猜不透话中玄机。”慧海笑而不答,谭正芳问:“莫非答案,将会自然明了?”慧海朝来路一指:“答案便在那边。” 那边多出一条壮汉,沿羊肠路迤逦而上,身负三百斤神臂弓,踏地却似无声无痕。壮汉趋前便向谭正芳下拜:“师父在上,请受弟子一拜!”谭正芳早已弹起,一把抓住他的双臂:“且慢!周统制名满天下,射技独绝,如何向我拜得?”周侗说:“朝廷宁愿年年输送岁币,亦无意收复失地;奸贼把持西军,尤恼我一味伐辽的议论。我虽弓马娴熟,又能有何用处?因此想专事武学,以待将来。请大师万勿拒绝。” 周侗又待下拜,慧海说:“他早闭门谢客,拜亦无益。不如先让我等瞧瞧你的射技,说不定他一高兴,乐得收个关门高徒。”谭正芳说:“那边飞来一只大鹏,你且射来试试。”慧海说:“如若射不下来,周统制有何交代?”周侗说:“射杀一只大鸟,于我何难?如若射不下来,我便不配拜名师!” 大鹏越飞越近,神色从容,姿态优雅,翼如两片轻云。周侗弓步拧腰,弯弓搭箭,其势如虹。利箭疾疾射出,更如电光石火。谭正芳叫道:“这一箭准中!”慧海淡淡一笑:“我看未必!”稍顷,大鹏依旧不紧不慢低飞,似乎没受丁点伤害与惊吓。一支箭破空到极处,然后垂落,丛林发回一串回响。 谭正芳惊问:“依周统制射技,岂得如此不济?”周侗目瞪口呆,继而大惭:“果是我不配拜师,就此告辞!”随即扔下一张弓,转身就走。慧海轻移一步,挡在他身前:“且慢!莫说是周统制一人一箭,就是全天下射手同时发箭,也伤不得大鹏分毫。”周侗止步,与谭正芳同问:“却是何故?”慧海说:“这只大鹏,被陈抟老祖誉为神鸟,来无踪去无影,百年才现身一回。百年前杨延昭曾见此鸟,因而顿悟天机,死而无憾。你们今日又见,必是吉兆,岂得说走就走,说不收就不收?” 周侗大喜:“如此说来,我这徒弟还能当成?”谭正芳说:“师弟像在说呓语,我一句不懂。”慧海说:“我正为你收徒之事而来。不期大鹏现身,更与我的证悟暗合。你再推辞,便是触怒天意,必致重罪!”谭正芳说:“我仍堕五里雾中,师弟禅理精深,须得直接点化。”慧海说:“天意初显,其真相到底如何,要待四十年后,你到江州东林寺探寻。”谭正芳沉思半晌,转身对周侗说:“听师弟一番隐语,我且收你为徒,授你一身绝技,也待将来。”周侗纳头便拜:“师父在上,请受小徒一拜!” 慧海说:“你们师徒慢叙,我先去了。”谭正芳问:“师弟去哪里?”慧海说:“居无定所,四海为家。”周侗跟前一步,深施一礼:“长老高人,可有言语教我?”慧海说:“一边习武,一边研读兵书战策,不要只做赳赳武夫;将来如不想留东京,不妨往汤阴一走。”言毕,昂首阔步而去。


00031828
版权所有(c) 2007-2010 绿色作文
地址:广东省东莞市
电话: 13549326512 E-mail: 972248911@qq.com QQ: 972248911

本站由<无忧建站网>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