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| 最新动态 | 特别推荐 | 明师精讲 | 实力作家 | 习作点评 | 诗词原创 | 长篇传奇 | 创作佳话 | 有问必答
特别推荐

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创作佳话
十字路口的流水线
作者:明壹绿色教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5/10/29 18:47:22    浏览次数:371

在浙江东阳,我曾住在一幢高楼的第十一层。我常闲闲的倚靠了南面的窗台,闲闲的远眺与俯瞰。

对面是群山,最打眼的是其中三座。一座是东岘峰,最顶端有日本侵华时期遗留的炮台。一座是笔架山,据说是本地的风水山。一座是西边的无名峰,看起来就像一尊坐佛。

山下是一座城市,城市的建筑很拥挤。我曾从东岘峰头往下看,感觉这座城市就像一个巨大的白色垃圾场。现在从高楼平眺,城市显得很疏淡。它和我隔了一条东阳江,还隔了江北的一大片田园。

田园和我的高楼之间,有一个十字路口。南北向的一条道,一头通向城市,一头通向乡村。东西向的一条道,一头通向“小商品城”义乌,一头通向前往杭州、宁波的高速路。

我看十字路口,最鲜明的印象有两个。一是车来车往,一是人来人往。

车有大货车,满载了如山如丘的重货隆隆驶过,我就感觉得到晴空的霹雳和大地的震动。车有迷彩色军车,通常是排成一字长蛇阵,走走停停;每一次停下,都有士兵跳下车来向长官敬礼。车有油罐车,硕大的油箱乌黑发亮、烦躁不安,让人不能不担心它随时可能爆炸。更多的是公共汽车和小轿车,前者的乘客大多恹恹欲睡,听凭汽车一路颠簸。后者的乘客也作司机,多把车子开得像离弦的箭。

行人有不同方向来的,而后去向不同的地方。有农民扛了锄头、犁耙沉沉的走,有公务员夹了黑色皮包急急的走,有大学教授倒背了双手悠悠的走,有一对对情侣牵紧了双手跳跃着走。我也就看见了他们的衣服,区别出了不同的身份与性情;也就感受到了他们的脚步,承载了不同的份量与心情。

无论是人,还是车,一旦经过十字路口,都不能不顿一顿、看一看,而后再像逃离魔窟一般紧追慢赶过马路。司机是被红灯阻挡了,他们停得极不安心。行人是被车流阻挡了,他们停得怨气十足。只要红灯一停,车子都像发了狂一般冲动。只要车流之中稍有缝隙,人流多会奋勇当先。而且这一个十字路口,红灯时不时就会坏掉,人与车都不想顾忌对方。

悲剧就频频发生。我没有亲眼看见谁个,在路口被一辆车撞倒。但我看见过许多人,在路边搭起灵棚祭奠亡人。有时会有和尚、道士念经超度,有时是一对孤儿寡母在路边呼天抢地。有时燃起一堆堆火焰,那是在化纳纸钱。有时站了一个人,胸前挂一个牌子,道是征求证人,寻找肇事车辆与司机。

我闲闲的看一个十字路口,看到了太多太多的“物”流,体察到了太多太多的人“情”世故,也揣摩到了太多太多的人生哲“理”。我就想到,我既有了多种多样的收获,我当为它写一篇文章。

 

一到要写文章了,我就有些专注起来。

第一,我必须明确,我要表达的“中心对象”是什么。现在我已明确了,它就是一个词,而且是一个名词,叫做“十字路”。它是一个有形的“物”,是我看得见、摸得着的东西。由它辐射开去,信息已经特别丰富,并且都与这个“十字路”密切相关。像我刚才提到的远山、城市、江水、田园与我所在的这幢高楼,就是它所存在的物质环境;而它川流不息的车辆与行人,包括它的两条路与红绿灯,就是它自个儿拥有的东西;十字路口的许多情状与许多故事,更是动态的、绵延的、无穷无尽的。也就是说,这一个“中心对象”很有“内容”,很有“写头”,决不至于无话可说。

第二,我必须找到一个形容词,或是一个“准形容词”,或是相应的一个短句,来赋予这个“十字路”一个灵魂。即是说,它让我有说不尽的事物、情意与道理了,我却不能什么都写,什么都说。我得有选择性的写,而且专注到某一个方面来写。那么,我凭什么来选择?我要依凭的就是它的“灵魂”。这个“灵魂”是它的,却要由我来确定和赋予。

我陷入沉思之中:面对纷繁、复杂、变动不居的十字路,我该给它一个什么样的灵魂?我一边看它,一边悄然思忖。渐渐的,我集中到一个词上,它就是“无常”。

因为我发现了:十字路本不存在,它所在的地方,原本荒凉并有许多古墓,“沧海”而为“桑田”,那就是无常了;十字路是静态的,来来往往的人、车之流,并不由它来决定,这也是无常了;行人与车流里的人们,在这物欲横流的尘世,大多显得焦急、匆忙、奋不顾身,却不知“命运”为何物,这也是无常了;那些凶死的人们,那些活着的悼念者,无论前者有没有知觉,后者有没有幡然醒悟,在我看来,总是无常的了……

“无常”这个词扎进我的头脑,我也就将它们倾注到笔下,让它成为我的十字路的灵魂。这个灵魂就像一面旗,它一旦高高飘扬起来,我的思绪一下子就清晰了,我的心灵一下子就镇定了,因为我找到了我的文章的主心骨。接下来我要做的,就是围绕这个“主心骨”,去选择十字路的种种事物与情态。凡是被选择的,都是为我的“无常”服务的,都是冲着“无常”而去的。

 

写作就写一个词,其实是写两个词。第一个词是“写什么”,它是我们要表达的对象。第二个词是写“它怎样”,也就是它的显著特征、极致情意或通透哲理。集中到这个两个词,作文就有了“纲”。

虽是两个词,其实关键还在一个词。那就是第二个。第一个词只是确定对象而已。只要你想写什么,它自然而然就成为了你的写作对象,于你并非难事。第二个词却不是随意的了,它一定要经过细致观察、用心体验、反复思考,才会最终得出一个鲜明印象,这就是事物的特征;得出一种强烈感觉,这就是情意的基调;得出一句真知灼见,这就是你的核心观点。

一篇作文,中心对象只需一个:写物就是物,写情就是情,写理就是理。那些有两个“主人公”的文章或著作,其中必有一个是主体,一个是陪衬。

一篇作文,统帅性的、灵魂性的词只需一个:写物的话,核心特征只需要一个;写情的话,情感基调只需一种;写理的话,中心论点只需一句。而一句中心论点之中,关键词仍只一个。

写作就写一个词。抓住这个词,作文就至简至易。

 



00038675
版权所有(c) 2007-2010 绿色作文
地址:广东省东莞市
电话: 13549326512 E-mail: 972248911@qq.com QQ: 972248911

本站由<无忧建站网>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