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| 最新动态 | 特别推荐 | 明师精讲 | 实力作家 | 习作点评 | 诗词原创 | 长篇传奇 | 创作佳话 | 有问必答
特别推荐

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创作佳话
突然被一张脸震撼
更新时间:2015/10/29 18:44:49    浏览次数:302
我作中学教师的时候,偶尔还趁周末到校外一个叫青台山的地方上课。 青台山在七里开外,一路都是田园与人家,不时冒出一簇簇青翠的竹林或柏林。这是川西平原东部的浅丘地带,地表约略起伏,极目处有南北绵延的龙泉山脉。平原伸展到它的脚下,戛然而止。路是简易的乡村公路,由石子铺成,坑洼一个连一个。 这时我二十五岁,刚从大学出来不久,对一切都感觉新鲜,浑身都是劲儿。然而,我又有一腔抑郁不平之气,对置身其中的物质环境与人际环境都不满意。比如我们正在从事的教育,主要是为了完成“普九”的政治任务;教师大多处于“冬眠”状态,多只想着早点混个高级职称,早点退休享清福;我每个月的工资,远远应付不了生活方面的基本需求;我和其他老师打伙居住的“大红楼”,通宵都有成群结队的老鼠、壁虎和蟑螂“游行”;我在教育研究与文学创作方面,一度陷入徘徊难进的艰难状态。 我在炎热的正午骑车飞奔,汗水常常迷糊了我的眼睛。我喜欢成都平原这一方水土,它却让我显得拮据、孤独与高寒,似也无意给我一对强健的翅膀。我在一路飞奔,其实也担承了心灵的重负。“命运”这个词汇,常在我的脑际萦绕。我不大看得清自己的出路,我连我喜欢的姑娘,因为无力为她谋一份在成都的活计,又面临了父母的压力,也只好一刀两断。 我在凸凹不平的乡间小路骑行,太阳下的身影就像是我心头的阴影。我甚至看得见我的忧郁、愤懑如水,正在这一路流淌。 突然,我看见前方有一座“小山”在蠕动。它不是土山,而是草山。草是谷草,才从稻田里收获上来。谷草层层叠叠,堆成一座小山。山比我的个头高出许多,比我的腰围大出许多,比我见过的所有移动着的“山丘”,都要庞大。我猜想,如果它压在我的身上,我将立马趴下。 我拿它和心头的阴影比较,感觉二者不相上下。我就可怜起那座“山”下的人来:他也许比我更加不幸,他还在用体力去与生活抗争;我却只需动动脑子即可,尚不至于如此这般艰辛。不由自主的,我放慢车速,轻轻悄悄跟在他后边。我不想让一座“山”为我让道,那会消耗他更多的体力,何况在这狭窄不平的土石路上,“让道”也是一件难事。我也就想起我的父母,他们和他一样,都是“脸朝黄土背朝天”的农民。中国农民的苦难,只要看一看这座“山”,就可略知大概。 他却察觉到我的动静,缓缓侧向路旁,将一座“山”摆动、突出到池塘的上空。我心怀感激,赶紧一驰而过。擦肩而过的刹那,我回头一眼,蓦地看见一张女人的脸。脸被太阳烤得通红,脸上汗水密布,一双眼睛明亮而清澈,一副神色宁静而敦朴。她轻轻挥洒一把汗,对我嫣然一笑。这一笑就在我的身心定格。它是一个柔弱的女人的笑,它是在“山”的重压之下的释然的笑,它笑得真诚、善良、决无块垒,它笑得自然、舒展、决不做作。 我就在她的一笑之下,再也看不见那座草山,看见的只是一个任劳任怨的女人;再也感觉不到自己心头的阴影,感觉到的只有我同样强大的信心与坚韧的力量。我飞车疾驰,车轮轻快,凉风轻拂,“青台山”的称谓,也突然生起无限的诗意。 我一直记得这张脸,也曾在自己的文章里多次描述。它与我萍水相逢,它却在电光石火的一瞬,牢牢烙印在心坎。 仔细圈点我的生活,我发现这样的“脸”到处存在,只是表现形式不同。有时是母亲的一句话,有时是父亲的一个儿烟圈,有时是祖母的一声哀叹,有时是芳姐拿东西给我的一双手。在我的教师同行中,有的因为某堂课上的一支粉笔,有的因为某次聚会上的一滴眼泪,有的因为点头哈腰的一个举止,有的因为高高跷起的一道嘴角,就为我开启了无限灵感…… 我之所以记得它们,不仅仅因为它们特别,更是因为它们惊动了我的情意,突如其来的就将我深深感染。相应的,我一旦被外物激发出情意,它就成为我作文中想要表达的对象,我的作文又多一道生活的源泉。 做一个有情人,不止是被动接受刺激、生发情意,还可主动体察,将自己、他人、万物的心灵时空,都洞悉得至细入微,感同身受。当我们面临了每一次刺激,无论其大小,无论它来自何处与何物,只要自家心头产生了微波或巨澜,我们皆可将它及时捕捉、精细揣摩。揣摩它的来龙去脉、冲击形式与冲击后果,揣摩它给自己带来的信息、能量与烙印,揣摩自己业已产生种种反应的内在原因。 自己的情意,自己最清楚。自己的情意,只要真实、强烈、微妙,就是自身弥足珍贵的体验、经验或财富。当我们来抒写的时候,就不会像“为文造情”那般虚伪,而是“情动于中”这般真诚。


00031903
版权所有(c) 2007-2010 绿色作文
地址:广东省东莞市
电话: 13549326512 E-mail: 972248911@qq.com QQ: 972248911

本站由<无忧建站网>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