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| 最新动态 | 特别推荐 | 明师精讲 | 实力作家 | 习作点评 | 诗词原创 | 长篇传奇 | 创作佳话 | 有问必答
特别推荐

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创作佳话
而今流行想象作文
作者:佚名    更新时间:2015/10/29 17:49:07    浏览次数:380

听人议论时下一些作文培训机构,说他们的培训立竿见影,学生听第一堂课就被深深吸引,而后就能写出像模像样的作文;他们的作文技法有数百种,学三五年都学不完;他们的作文教材就像游戏或卡通,或许留得住孩子们的永恒童心;他们的教师都经过了严格培训,讲课要求一字不漏的背出统一教案。

我读一群学生的培训作文,感觉十篇其实只是一篇,篇篇都是一个模式,一副嘴脸,好像才从一台机器上复印出来;故事和细节都出自想象,我读不出真人真事的那种活泼泼、水灵灵的生活质感;我也读不出真情实意,他们连情意也靠想象或虚拟,虚假得令人啼笑皆非,摸门不着;至于作文中的议论,跟我小学作文时,老师必定要求强加一句“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……”一样。我问其中一人:“为什么通篇都在想象?”他说:“老师讲现在流行想象作文。”我问:“你的想象有什么依据?”他说:“电视、卡通、童话、科幻、穿越小说等等,都在教我们想象。”我问:“如果有对应的真实经历,你也不想如实去写?”他说:“生活平淡得很,哪有什么写头!何况想象最容易,瞎编就行。”

另一学生进入我们的精英班,这天我安排他们自选课堂所在小区的一棵树,尽量逼真的写出来,要让我一眼就认得出。他们欢呼而去,稍后回来写作。这个男生问我:“我能不能写另外一棵,比如庐山松?”我说:“如果你对它印象特别深刻,当然可以写。”

一周后我点评作文,他的父亲也在。我特意念出那篇《庐山松》,而后发问:“你们觉得这棵松,和其他地方的松树比较,有没有什么不同?”大家哄笑:“没什么不同。既像中山公园的松,也像解放公园的松。”“说起来,他写的是笼统、抽象、假想中的松,而不是某时、某地、某棵具体的松。”我说:“这篇作文只有一句话是真的,‘2011年五一放假期间,我们一家去了庐山。’”大家笑得更欢:“说不定这句也是假的。”他父亲跟着指证:“我们全家至今都没去过庐山。”

我说:“你这样写来,于人于己有何意义?”他说:“我实在写不出一棵真实的松。”我说:“莫非你一棵松都没见过?”他说:“见是见过,却什么印象也没有。”我说:“这个小区的树不少,你总可以选一棵瞧瞧,然后写它。”他说:“刚才我也看了半天,却没看出一点点头绪。”我说:“想来你无视大自然已久,更谈不上热爱。”他说:“我们都更喜欢电视、游戏与网络小说,从不觉得那些山山水水、花花草草有什么意思。”

我记起我们的一则招聘故事。应聘的是位作文老师,曾在某作文机构教过好几年作文。她说她再也不能忍受那些标准教案了,所以想来试一试我们的“原生态作文”。我们安排一堂试讲,她是尽了最大努力的,但她仍然脱不了“想象作文”的窠臼,而且只把中小学生当作幼稚园学生,力图以载歌载舞、完全脸谱化的表演来迎合他们一时的趣味;孩子们当然都高兴了,只是高兴之后,除开天马行空的臆造或想象,什么都沉淀不下来。

我并非否定想象的功能或价值,我只是一贯强调:写作须求一个“真”,就是写真人事、真情感、真见识;生活的真实远比想象的世界精彩,人们最缺的就是独特的视角与微妙的感觉;自然的奥妙比比皆是,时时、处处都能与人碰撞出灵感的火花;基于生活与自然真相的想象,才有了合理性,也才能够相对准确的折射人性、生命与天地的本质;任何命题、材料或提示作文,无不可以首先对应我们的生活真实或自然真实,无不可以从耳闻目睹、身体力行的真人真事中选取材料。

当作文主要依靠空想去完成的时候,孩子们其实已经失去对自然、对生活的观察力与感受力了。说到底,自然环境最多只给他们提供了一个物质空间,交际环境最多只能让他们面无表情、心无波澜的应付各种人事,心理环境最多只容得下本能冲动、感官刺激之余的些许快感或怅惘。这是十足麻木的征兆。

作为家长或师者,我们决不可以漠视:如果你要带他游山玩水,他宁愿呆守家中;如果你陪他在公园散步,他总显得心不在焉;如果面对奇花异草、高峰深谷或雷鸣闪电,他竟无动于衷;如果他口头或书面表达的本是谎言,他却脸不红、心不跳——他的问题已经十分严重。

遗憾的是,这类学生,我们已见过很多。有人叫他们为“新新人类”,就是无真话、无真情、无正事、无正见的那种,只有极端为私、为我的心计或行径,到头来可以不认父母、不认师友、不认天地自然,也就最终泯灭了人之所以为人的善念或神性。

 



00038732
版权所有(c) 2007-2010 绿色作文
地址:广东省东莞市
电话: 13549326512 E-mail: 972248911@qq.com QQ: 972248911

本站由<无忧建站网>提供技术支持